大连足球极速变天 贝帅想征服球队得靠他们

图片 1迟嵘亮

图片 2

图片 3石雪清

  稿件来源:天津日报供稿

昨日,大连一方俱乐部宣布换帅,欧洲名帅贝尼特斯火线入主球队,同时也带来了自己的助教团队。而为了能够更好地进行工作,这一次大连一方俱乐部给了贝尼特斯更大的权限,除了一线队的管理之外,俱乐部也希望他的到来,能够帮助俱乐部青训进一步提高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随着俱乐部总经理周军返回申花,实际上贝尼特斯团队在球队中拥有很高的话语权,甚至对俱乐部未来的发展方向都有重大的影响。

近日大连电视台《足球非常道》节目组对大连一方俱乐部常务副总经理石雪清进行专访。访谈中,石雪清认为目前大连足球正处于复兴时期,时间应该会是三至五年,今年一方能够保级成功得益于球队本土化之高,关键时刻能hold住,为了会把更多的优秀大连球员集中到队里。此外,石雪清还敞开心扉,分享了自己在一方俱乐部的工作历程,并指出一方今年保级出现波折一个原因是舒斯特尔战略上稍欠,一味想赢不懂得总览。

  本报讯(记者
陈鹏)昨天的团泊基地内,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他就是被津门球迷称为“老亮”的迟嵘亮。松江俱乐部正式宣布,迟嵘亮将以助理教练的身份进入教练组,全力帮助球队完成保级任务。

众所周知,大连足球圈拥有悠久的历史,也拥有诸多足球人才,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为了能够让贝尼特斯更快地适应这个“江湖”,大连方面特意聘请了在中国混迹多年的“中国通”马季奇出任球队的助理教练。众所周知,在中国踢球十多年的马季奇,掌握多门外语,可以和教练团队、外援、中国球员无缝沟通,并且情商很高,退役之后马季奇还曾经为国字号队伍服务,非常精通中国的人情世故。可以说马季奇的存在,成为了贝尼特斯团队想法落地的有力帮手。

石雪清首先从大连一方保级成功话题谈起,“比赛结束后,我回家路上收到祝贺微信,我回复说,值得庆贺,但是大连足球如果到了为保级庆功,把保级的场面当成夺冠庆祝,也是挺悲哀的事情。不过还好,我们终于在大连足球最低迷的时刻,把任务完成了,把火种保住了,这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自2009年年底退役起,这是迟嵘亮时隔6年后,首次重返职业足球圈重操旧业。谈到“老亮”的此番加盟,松江高层表示,“迟嵘亮踢球时就是一名
深受天津球迷喜爱的球员,退役后也一直在为从事教练工作做着积极的准备,松江俱乐部认为他是非常出色的足球专业人才,因此将‘老亮’引入教练组,也是给他
一个展示的舞台。”

除了马季奇之外,一方团队原有的中方教练组,也被俱乐部保留,这其中大连本土的教练唐田也是新任教练组的重要成员。众所周知,唐田是随周军从申花而来,然而强烈的大连本土情节,让他选择了继续留在大连,为一方保级出力。在一方执教的两年时间里,唐田先后经历了舒斯特尔、崔康熙等多任前任教练,可以说对于球队的内部问题和历史问题非常清楚,与此同时他还是职业级教练,拥有很高水平的教练员证书。他的专业知识和对于球队的了解,将成为一方新教练团队快速熟悉队伍的重要渠道。

石雪清认为,大连足球目前正处于复兴阶段,“从2017年,一方的孙老板亲力亲为,带领这支球队完成了大连足球历史上重要的冲超时刻,从那一刻开始,大连足球就开始了复兴。从2017年底,从冲超这一刻,大连足球就真正进入了复兴阶段。大连足球虽然有过很辉煌的历史,但是进入了三年的低迷期,最主要的标志是很多大连籍的球员分散到了全国各地,导致我们大连足球进入三年低迷期,从政府到百姓都非常着急,2017年就是大连足球复兴的开始。”

  “我会尽快熟悉球队的情况,与大家一起努力,共同完成本赛季的保级任务。”迟嵘亮的开场白非常简短,朴实的性格与球员时期相比,完全没有任何变化。其实,退役后的迟嵘亮也曾闯荡商海,但心中却始终无法割舍那份足球情结,此次加入松江教练组,与俱乐部几乎是一拍即合。

图片 4

“今年万达集团的王健林董事长加大了投入,加大了投资,为大连足球做出了重要的基础性工作,我作为一个老万达人,作为一个足球人,作为一个大连足球圈的人,为此感到非常高兴,觉得大连足球的伟大复兴就在眼前。但是这个复兴有个过程,这个过程不过低于三年,时间会是三到五年,大连足球已经到了很低迷的阶段,不可能掉到底就反弹,应该是个小L形吧。”谈到今年的大连足球,石雪清用“大起大落、首尾呼应、惊心动魄、乐在其中”四个词来形容。“前面三连败,后面四连败,最后一场来了一个惊心动魄的保级大战,不管怎么说,到场五万多球迷也是我们重新改写历史的见证者,所以也是乐在其中吧。”

  昨天下午的训练,迟嵘亮大多时间都是一个人站在场边,静静观察着球员的一举一动。显然,“老亮”是属于慢热型,他还需要时间来慢慢了解松江这支
球队。对于自己即将开始的教练生涯,迟嵘亮表示,“感谢俱乐部对我的信任,我会协助主教练完成日常训练和比赛,尽快适应全新角色。”

上赛季末段,大连一方一度陷入了保级的绝境,在那个困难的时刻,正是大连本土足球人的团结以及大连球迷的支持,让球队最终爆发出了巨大的潜力,完成了保级的任务。在这一过程中,球队的老队员以及中方教练组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,特别是在舒斯特尔团队对于队伍有些失控的边缘的时候,教练组帮助球队回到了正轨。

随后石雪清谈到:“从我们整个俱乐部和球队建设方面,大概有以下几个特点:一是决策正确,我们组建了比较优秀的管理团队,保证了球队完成目标。二是优秀的教练团队,以舒斯特尔为代表,我作为大连足球几个时代的见证者和参与者,从科萨开始就一直跟着,我心里有一杆秤,通过舒斯特尔来了后第一天,就觉得他在基础战术方面就有一套先进的打法,球员也认为在8个多月里涨球了,确实这种小范围高密度强对抗的训练中涨球,第二是在优秀外援的带动下,不断磨合中,我们球员自然就涨球了。”

在昨天公开亮相之后,贝尼特斯团队已经第一时间投入工作,在训练场边外教团队已经和队员们见面,并且和几名老队员谈话,充分了解了情况。同时在晚些时候,贝尼特斯团队也将和球队原有的教练和工作人员开会,充分了解球队过去存在的问题和短板,争取以最短的时间解决问题,帮助球队回到正轨。距离大连队下一场比赛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,恐怕教练连球员都认不全,在这样的背景下,接下来的抢分阶段,实际上对于中方教练组和外教的配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不过有了过去成功的经验,相信大连队可以平稳度过这个过渡期,帮助球队夏季抢分完成赛季目标。

在石雪清看来,大连一方本土化之高也是球队能够保级成功的关键,“我们球员在关键时刻能够咬住牙,这是大连足球最可贵的,这也是我们大连球员的传承特点,我们大连球员意志品质和为家乡效力的血性是令我非常放心的,我们常说中国足球打平就能出线的情况下往往失利,就是缺少大连子弟兵为家乡效力坚韧不拔,坚定不移的斗志和血性,这种精神是我们能够在关键时刻每每能拿下来的关键,关键时刻能hold住,能证明自己,可能是和血缘、血亲、家乡亲朋好友的情感有关系,我们统计过,大连球员占比例93%点多,是全中超本土化最高的球队,既然我们大连球员这么优秀,今后我们还是应该把最优秀大连球员集中到我们球队里,想要实现王董事长的理想,这样的组成结构非常重要。”

随后石雪清提到了大连球迷,“我们有最可爱的球迷,那天我们最关键比赛能拿下来,球迷的力量、呐喊和激情给我们球员做出了强大的精神支撑,大连足球是非常可爱的,球员能够在关键时刻hold住,球迷也能够稳如泰山,像我们大连的大海波澜壮阔,这样的场面不赢是不可能的。之前有统计中超上座率上海第一,北京第二,大连第三,不知道其他统计的真实与否,但是我觉得大连球迷的上座率一定是实打实的,我们只有700万人口的城市能够拿到上座率前三,说明大连球迷对这支队伍浓厚的感情,是我们大连子弟兵的精神力量。”

谈到自己的工作,石雪清直言:“作为一个即将退休的老同志,我们今年参与到俱乐部的管理当中,主要是管理球队和协助配合教练组,有一个稳定和乐观向上的环境,主要负责球队管理,我个人理解,教练组已经有了很好的职责去管理球队,我作为一个资深老同志,主要的就是多看,多观察,发现细微苗头,做耐心工作,让球队的情绪和心理状态在比赛时候达到最佳。我们教练组管理的很好,球队很努力,让我们费心的地方不多,既然领导给我安排到这样的岗位,也一定要起到作用,尽职尽责。今年我这个角色是典型绿叶角色,吸收阳光和水分,去衬托出鲜花,我今年没有一次去面对媒体发声,是为了让我们俱乐部保持一个声音,团结第一,今年我从来没有对媒体发声,人生就是这样,让你做绿叶就要默默的呆在那里。”

“我们队员只要有伤病,比较重的伤病,我肯定是第一个赶到医院,第一是送去关怀,让他们感觉他们的伤病是值得的,是有人关心的,我甚至经常把球衣的伤病情况透露给球迷,让他们也送来慰问。穆谢奎受伤那天在病房里,我心里很难过,不知道下一步的结果是啥,队医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担心大奎的颈椎会受损伤,我去看他时他眼睛还是弱弱的睁开看我,我当时很感动,抱着他的双肩很痛苦,觉得他真是大连的城市英雄。当天晚上一直到第二天上午,我一直在医院陪伴大奎,我通过一些渠道跟球迷组织进行了沟通,我也想借此知道大奎在球迷心中的位置,结果来了很多人,送来鲜花,这些工作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石雪清表示。

最后谈到穆谢奎,石雪清表示:“大奎非常适合踢中超,身高好,弹跳好,速度好,但是他17、8岁才开始踢球,基本功差点,但是他很重视门前这一下,就是捕捉战机的本领,别管我什么踢法,用哪个部位,不讲理进球,不讲理射门,他在他的岗位角色上有独特的领悟,他真是一个非常适合踢中超的球员,身体太好了,一般人抗不过他,而且大奎真是把大连当做自己的家,他太忠于球队,忠于家乡了,非常在意球迷。”

分析今年大起大落的保级形势,石雪清认为:“主要原因是后几轮缺少了三个主力,包括秦升受伤,实力打了折扣,还有就是从球队的教练组到俱乐部,值得反思的就是,到了32分的时候,是不是所有人都有些大意了,以为保级妥妥的了,另外从球队到俱乐部可能也认为存在20多种可能都是最极端状况,但是最后都发生了,这种可能也是始料未及的,只能说我们估计最坏的情况都发生了,这个也是大家在粗心当中、大意当中犯的错误,这是第二方面。”

随后石雪清指出了舒斯特尔教练组战略稍微欠缺,“我估计教练组也是第一年,他对中超的形势,中超的俱乐部与俱乐部之间这种比赛关系,甚至如何去算分,他们可能未必完全认清。从我本人来讲,我感觉教练组战术上稍欠,所谓战术稍欠就是天时地利加人和,比如说一个有智慧的,有中超经验的教练,他不会选择每场都赢,有的时候他可能选择平,甚至是输,这个教练从来没有,就是赢。从体育精神来讲,选择赢没有错,那有的时候,该不该有点战略性的放弃、战略性的转移啊,这个我觉得是今后值得商榷的一个地方。战略我觉得他作为一个主教练来讲,也是他的一个特长之一,我觉得技术、战术可能都没问题,战略上或者战略意识上需要增强,这和战争是一样的,不能总考虑对手,也不能总考虑立场,要综合一揽子考虑。我曾经跟过15、16年,中甲的时候我们有个斯塔诺教练,这个教练每年把30场比赛分成6个片段、6个单元,每个是5场,每个单元要拿多少分,这5个单元叠加在一起的分数就是你最后冲超的分数,加入你这个单元5场没有完成目标,我告诉你们上个单元我们少拿了几分,都是自己的任务,这是我们必须完成的任务,我觉得这个可能就是战略,他把全年的比赛分成几个段落,几个段落当中重点是谁,在谁身上应该拿3分,在谁身上应该拿1分,在谁身上力保不失球。”

随后就谈到外籍教练组和中方教练的关系,石雪清直言:“我们聘请的洋教练为主,怕我们中方教练组参与进来,使意见不够统一,三个中方教练就一起下课了。周总来了之后根据他的管理理念,需要增加中方教练组。他们比较坚持自己的看法,我也是这样认为的,我们只能把我们知道的东西讲给他们听,主教练负责制,既然把他请来必须坚决的捍卫主教练负责制这种原则,要不你就把他炒了,我觉得中方教练组的作用就是把自己知道的,或者觉得自己应该告诉教练的,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的说,至于最后他怎么做,那是人家定的。我想有些东西他觉得你说的对,也会坚持,有的东西和他想的不一样,他也有可能听听而已,包括我们新来的足协领导,足球圈这么多年不还是搞成这样吗,言外之意就是说你们还是不行。”

虽然石雪清头衔已经不是球队领队,但他一直处于为球队加油呐喊中,石雪清表示:“周总跟我说过老石你现在坐的地方,我们更认球队和俱乐部和外界的公共参与,我说可以没问题,这在职务上没有矛盾,我至今还是领队,我只是没有到处去宣传这个,没有必要,中国足协有个规定,领队必须坐替补席,当时我们觉得让刘鹏坐这个位置,但是中国足协报名表上报的是我,我也觉得我这个年龄坐在替补席上,没有年轻人坐替补席好,年轻人敬业、能力更充分,能够和裁判据理力争,我这个人就是这样,只要大家认为的对,我就是坚决支持的。”最后,石雪清坦言12月27号他就退休了,“下一步是足球找我,还是我找足球就看天意了,现在还没想好。”

(二饼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